安抚奶嘴的利弊,赤军长征中击落的榜首架飞机,喜上眉头

赤军长征中击落的榜首架飞机

1934年7月23日,中共中心和中心军委指令任弼时、萧克、王震率我国工农赤军榜首方面军第六军团先行退出湘赣根据地,作为中心赤军长征的先遣队,向湖南中部包围西征,预备与红二军团(其时称红三军)取得联系。8月底,赤军在广西灌县的文市邻近一举击退广西、湖南白崇禧和何健部8个团的进攻,9月4日占据了西延县城,白崇禧紧迫增调2个师的主力围堵,避免赤军入桂,并指令桂系立刻派飞机前往侦查,桂系飞行员沈瀛、韦淳杰接到指令后,当即驾驭一架AVRO-637(阿芙罗637型)侦查机飞临方针上空进行打扰侦查,并很快在全县西延区大埠头(今资源县城以西)发现红六军团17师的先头部队。因为桂系空军的侦查机在进口时进行了改装,可带着小型炸弹,安装了对地上进犯的机枪,沈、韦二人便欺压赤军没有任何防空兵器,按下机头就忽然爬升下来,对准行进中的赤军施行低空投弹扫射,当场造成了十余名赤军兵士伤亡,接着,他们拉起机头,在空中绕了一大圈后,又施行了第2次进犯,愤恨的赤军指战员当即安排前卫部队的步、机枪手占据有利地势,会集火力对准回旋扭转后预备再次进犯的敌机进行集火射击。当沈、韦二人驾机第三次爬升下来预备再跟毫无对空防护才能的赤军玩一把“猫戏老鼠”的花招时,却忽然遭到地上对空火力密布射击,飞机机身登时被子弹打了许多窟窿,油箱也被击中起火。失掉操控的敌机在空中拼命挣扎,妄图脱节向下栽的命运,但不一会,仍是歪歪斜斜地拖着长烟栽到了邻近的稻田里。飞行员沈、韦二人难堪地从着火的飞机中爬出来,拼命向县城方向逃跑,但没跑多远就被赤军兵士追逐上来,在劝降无果的状况下,沈、韦二人因垂死挣扎被赤军兵士击毙。这是赤军长征中击落的榜首架飞机。

赤军击落的这架飞机的驾驭员用的是前射Vickers机枪,安装在机鼻整流罩内。后座射手用的Lewis机枪,安装在旋转基座上,可拆卸。可是两种枪用的都是英制7.7毫米口径机枪弹,与我国战场上常用的汉阳造、中正式步枪,还有日本三八大盖步枪都不匹配。后勤供弹问题难以解决。在这种状况下,长征中的赤军也只好依依不舍地扔掉了。

赤军长征击落国民党飞机状况

赤军长征中击落的飞机数目没有切当记载,大约有十几架,有切当记载的有六架。

1934年9月7日,中心赤军长征先遣队红六军团在全县西延大埠头以西的石溪村,击落飞机一架。

1934年11月24日,红一军团行进至湖南道县时,击落飞机一架。

1935年3月18日,中心赤军三渡赤水之后,中心纵队在茅台镇邻近的弯曲山路击落飞机一架。

1935年7月17日,红四方面军在四川黑水区域击落国民党飞机一架。

1935年8月3日,红一方面军在四川腊子山、羊角塘一带击落飞机一架。

1935年11月7日,红四方面军,在向天全进攻的山岭上,击落飞机一架。

赤军在长征中,国民党派大批侦查机和轰炸机进行侦查和轰炸活动。赤军在与敌机对阵中,虽然没有专门打飞机的高射机枪,可是,部队总结出了一套打掉敌机的办法。因为其时的敌机没有现代的制导系统,为了到达精确轰炸,有必要爬升接近方针,有时要重复爬升几回,因而,赤军就捉住飞机爬升或许拉起来飞走的瞬间,会集步枪、机枪的火力,对其正面、旁边面或后边进行强烈进犯,许多敌机就这样被击落下来。因为赤军屡次打下敌机,敌人爬升扫射或投弹就会有所忌惮。


1934年9月7日,中心赤军长征先遣队红六军团在全县西延大埠头以西的石溪村,击落国民党桂系购买的英国艾弗罗637式(AVRO637)轻型装备侦查巡逻机的残骸。该残骸长约85厘米,宽约10厘米,高约6厘米,铁,锈蚀,破损。残骸上的中空拱起,是为了进步飞机蒙皮的强度专门制造的。

被赤军击落的国民党空军飞行员运用的氧气筒

(摘自《赤色文明周刊》)